-山楂锅盔

第二十五年夏至

*一个甜饼 甜到掉牙的那种 食用愉快

*合成一整篇了 看过(上)的姐妹可以往下划两下或者重温一遍😌😌

【上】

 
又是一年夏天。

 
李泽珑的手指在Home键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屏幕亮亮灭灭,只能大致看清壁纸上人的轮廓。已经超过约定时间将近半个小时了,节目组派来梳理流程的工作人员还是没有过来。一旁的助理似乎比歌手还要心急,一边低声抱怨节目组的效率,一边站起身来去找工作人员。

 
“咔哒。”助理从外面关上门,房间里只剩李泽珑一个人。这样最好,她脸上的不安没人能看到。

出道一年了,似乎一切真的如她的粉丝所愿一般顺畅。她没有像其他姐妹一样出道即巅峰。写歌,发片,参加活动……当红歌手做的事她一样不差的完成了。她找到了欣赏她的那部分人。她的前途一片光明。

她受邀成为明日之子第四季半决赛的帮唱嘉宾。半决赛以直播形式播出,出不得半点差错,好在她和选手磨合得很好,歌曲很有记忆点,之前的彩排反响热烈,倒也不用太担心。

李泽珑划开锁屏,一副灿烂的笑颜从屏幕里跳了出来。图片并不清晰,甚至可以说是有点粗糙,好像是不知放大了多少倍的视频截图。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也祝你天天快乐。李泽珑突然笑了,眯着眼睛倒是和手机里的人有八分像。最近她似乎一直都是李泽珑,只有对着手机的时候,她才变回了阿珑。

“泽珑,你准备好了吗,我们可以开始了。”工作人员敲了敲门,推开了半人宽的缝。

由于设备问题,彩排都是在另一个舞台上进行的,直播开始前工作人员要带着选手和嘉宾串一遍正式舞台的表演流程。

“好久没在这个舞台上唱歌了吧,尽快熟悉一下哈。”工作人员念叨着。李泽珑盯着前面人的脚跟,一步一步踏上阔别已久的舞台。
 

很熟悉的,她想,一个月大概有三四次会梦到在这个舞台上唱歌,那个人就在离她不到五步的地方笑着看她。“好。”李泽珑轻轻应了一声,抬起头,导师席空无一人。还好,她不在。她似乎比一年前更害怕见到她了。

 

 

【中】


明日之子第三季九进四直播。

李泽珑很生气,非常生气,气到她攒了二十四年的醋翻了一坛又一坛。但她什么也不能说,只能静静地杵在舞台边上,对着受了孙燕姿各种邀约的小朋友们灿烂的笑。

直播结束,李泽珑越想越生气,明知是台本却又无可奈何,决定早早回宿舍收拾东西睡觉,不创造刻意的偶遇。没想到以往演出结束总要来或鼓励或安慰的老师,竟然一个星期不知所踪,连条微信也不曾有。
 

总决赛当晚。

李泽珑顶着刚吹干的头发帮化妆师满世界找张钰琪。这小孩也不知道跑哪开嗓去了。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点着,偶尔抬头看看路。一个急转弯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泽珑啊,慢点跑。"孙燕姿揉了揉李泽珑的头发,很香很软,和小朋友的怀抱一样。

李泽珑懵唧唧的抬头,似乎还没从撞击的余韵中缓过神来。"啊燕姿老师,对不起我没看到,您没事吧。"

"我没事,泽珑啊,我想了想,还是当面跟你解释一下比较好……嗯……"

 
孙燕姿组织了很久的语言突然不知道要从何说起。她决定直接说重点,节目组的弯弯绕,小孩子冰雪聪明应该明白的。

"算了,我的团队最近开始筹备我明年的演唱会,第一场在武汉,你要是愿意的话……"

李泽珑的视线从一开始就固定在孙燕姿的嘴唇上,起初是因为不敢直视她的眼睛,老师的嘴巴一向很好看,只是今天不知道涂的是什么口红,好像格外诱人。孙燕姿说了什么她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啪嗒。"似乎真的鬼迷心窍了。

李泽珑突然凑过去在孙燕姿嘴角亲了一口。

 
孙燕姿愣住了,李泽珑也愣住了。还是小朋友先缓过了神,慢慢上移视线,对上老师有些惊诧的眼神。

"燕姿老师对不起,我一下没忍住。"

小朋友的脸肉眼可见的红透了,脚步似乎比声速还要快些,身影比话音还早的消失在转角处。

李泽珑继没听到上文的又一次血亏,没能看到大佬回过神后的钻石笑容。

总决赛直播。

整整四个小时,李泽珑只敢站在孙燕姿身后偷瞄。只有孙燕姿在台上唱歌的时候,才敢光明正大的看上几眼。有几次感受到老师投来的目光,她便立刻拉着一旁的苏北北谈笑。
 

大牛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却最是明白李泽珑只有对着孙燕姿才能展现出来她那为数不多的羞涩。

2020年初。

除了逢年过节的祝福消息以外,李泽珑半年来第一次收到了孙燕姿的微信。是一条语音。内容是邀请她来她的演唱会,第一场,在武汉,作为嘉宾。

她踟蹰许久还是拒绝了,以档期刚好冲突为由回复老师,以还不够格在燕姿老师的演唱会上唱歌为由说服自己,本质却早被一众朋友点出,怂。她害怕见到她,自己做出了如此大逆不道欺师灭祖的行为,怎么好意思再见她。

三月,演唱会在武汉如期进行,李泽珑煽动身边所有朋友一起进行了密级为绝密的抢票行动。
 

殊不知孙燕姿早留了前排的票给她和她的工作人员,让她的工作人员装作是抢到的票给她。

小孩以为幸运之神终于眷顾了她,叫上张钰琪大牛一起去看演唱会,三令五申绝不能让抢票行动以外的人知道。
 

演唱会上,李泽珑发现孙燕姿的目光总有意无意的扫向她们这里,心里暗叫不好,将所有锅连同锅盖都甩在大牛身上,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叫大牛一起来的。目标那么明显还穿了身荧光绿,想不被发现都难。
 

"下一首歌,是我本来打算和别人一起合唱的,只不过呢,这位嘉宾放了我的鸽子,所以我只好一个人唱了。这首歌的名字叫《逃亡》。"

孙燕姿望向李泽珑,眼中似乎带着些得逞的笑意。

就这样,李泽珑错过了第一次和孙燕姿在台上合唱的机会。

这是她们第二次台上台下的合唱。歌曲依旧是《逃亡》。

『才发现关于梦的答案

    全都在你的手上

    只有你才能 让我发光』

孙燕姿改了几句词,就像李泽珑的天黑黑一样。

 

 
 

【下】

 

明日之子第四季半决赛直播现场。
 

李泽珑和她帮唱的选手的表演很出色。选手却还是因为人气原因止步九大厂牌。
 

李泽珑站在台上,听着选手的临别感言,哭的不能自己。两个星期的相处,旁边的弟弟有多优秀她一清二楚,她有点不甘心。
 

有人说过她眼窝太浅,她也承认,不过今天的妆做了十足十的防水,播出效果应该不会像上次那样糟糕。

她的李朋友们估计又在暗搓搓的发她今日的迷惑行为大赏吧。

孙燕姿看着台上小孩的满脸眼泪,低头笑了出来,偷偷抿了抿眼角的泪花。

直播结束,孙燕姿远远看见小孩在和by9叙旧,便让工作人员先走,准备在这条必经之路上等一等她。

谁曾想小孩子的怂远远超过了她的一切欲望,抬头瞥到老师在走廊尽头玩手机,扯着不明所以by2就往屋里钻。

大牛跟在后面笑的很大声,"你怎么回事李泽珑,快12点了再不走还吃什么宵夜啊,直接吃早饭得了。你怕什么啊咱一堆人呢燕姿老师又不一定能看到你。我给你挡着点放心。"
 

李泽珑纠结片刻,觉得大牛说的很有道理。燕姿老师那么忙,没准她现在已经走了呢。"那行吧。"
 

走到门口也没碰到孙燕姿,李泽珑松了口气,突然很想去卫生间。跟朋友说了一声,转头回去。

一楼的走廊很黑,似乎已经清场了。

走了没几步,一只手拉住了她的手腕,"泽珑,是我。"她的手指刚好搭在她的脉搏上,李泽珑硬生生把喉咙里的尖叫咽了下去。

"在躲我?"

她在她耳边三寸的位置。声音很低。

"我……我没有啊。"

李泽珑向后退了退。

 
"还在难过吗?"

她在她耳边两寸的位置。一个一个字吐出来,好像在敲打她的心。
 

"不难过了,他那么有才华,以后会有很好的前程的。"

李泽珑又向后退了一步,她好像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了。

"你这个小孩啊,什么时候能为自己哭一哭。"

她在她耳边一寸的位置。呼出的气蹭在她耳尖上,有些痒。
 

李泽珑别了别头,刚想说什么。孙燕姿按住了她的肩,又抚上她的头顶,轻轻揉了两下,一如既往的温柔。
 

她穿了高跟鞋,而她是平底球鞋。

她的下巴抵住她的额头,大概两秒之后,她亲了亲她的眼睛。
 

"演唱会上,我唱的是我的心里话。你乖一点,不要再躲我了。"

 

双向暗恋



*燕姿视角 极速短打 食用愉快


*歌词引用 克卜勒-孙燕姿


『等不到你 成为我最闪亮的星星 我依然愿意借给你我的光』


孙燕姿已经很久没有上过综艺节目了,这种当导师的节目更是第一次,难免做了过分充足的准备。她总是希望在这样的节目中能选出一个真正特别的女孩子。


长时间的录制总是让人疲惫不堪,进来面试的选手已然过半,更是有两位得到了六星的评级。孙燕姿对她们的表现很满意,但却又觉得少了些什么。直到后来她才明白,她们都不如李泽珑特别。


『一闪一闪亮晶晶,好像你的身体,藏在众多孤星之中还是找得到你』


"下面请Restart赛道选手李泽珑进入面试间。"


孙燕姿翻了翻简历,这个小朋友似乎是花花的学妹,原创歌手,好像可以期待一下。


推门进来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弯弯的笑眼有一瞬看向了她,却又立刻转移了视线。孙燕姿有点晃神,她似乎从面前的人眼中看出了一丝浓烈的情绪,像是即将喷薄而出的爱意。


一曲唱毕。


"很喜欢。"这是孙燕姿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句话,似乎有些迫不及待的从她口中蹦了出来。听到她的夸奖,对面小孩子的眼睛更弯了,像是初一的月亮。


孙燕姿自嘲地聊起上一张没被大众看好的专辑,对面小孩子的眉头皱起来,像是层层叠叠的小山,脱口而出了一句谢谢以外的话。她说,老师,大家都看到了。


她说,她会唱八十多首她的歌。

她说,她喜欢了她十二年。


她笔直的站在那,有些局促,与刚刚表演时判若两人。

她向后缩了一下,拉开与她的距离,害得她又上前一步。

她拥抱了她,落下的泪滴在她的衣服上。


『提醒我 我不再是一颗寂寞的星星』


"她好特别。"

我好喜欢。


隐秘心事

*阿珑视角 一发短打 食用愉快

*歌词引用 真相是真-阿鸣

『我给你看那几年青春再简陋潦草却始终让我沉迷』

每个人的青春或许都纠缠于一场执迷又漫长的单恋中,李泽珑也不例外。只不过她喜欢的对象有那么一点点特别,是红遍亚洲天后歌手。

她的床头桌边贴的是孙燕姿,嘴里哼的歌也是孙燕姿。李泽珑喜欢孙燕姿,她父母知道,同学朋友都知道。

李泽珑长得很好看,没有攻击性,邻家又清纯,身边追求她的男孩子很多,她一一回绝,以不想耽误他们为由,毕竟他们的喜欢大概都没有她的长久。从初中到现在,长达十二年的岁月,孙燕姿填满了她一半的人生。

从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她会省下一半的饭钱,冒雨挤上回家方向相反的公交,步行几千米买她的专辑。

她开始有了很多想去的地方,新加坡、纽西兰、埃及、冰岛……那些覆盖着她足迹,充斥着她歌声的地方。

她开始有了想要倾尽一生完成的事业,她想做一名歌手,因为那个人。

『没繁花红毯的少年时代里,若不是她我怎么走过籍籍无名』

所有明日之子的选手都知道,李泽珑有一件并不隐秘的心事。她喜欢孙燕姿。

其实,李泽珑还有一件隐秘心事。她喜欢孙燕姿,不单单是喜欢偶像的那种喜欢。

“请Restart赛道选手李泽珑进入面试间。”

比赛进行的如火如荼,Restart赛道迄今还没有一位六星选手,李泽珑有些跃跃欲试,她对自己的作品很有信心,只是怕那个人不喜欢她的风格。

“老师好,我是李泽珑,今天带来我的原创《无病呻吟》。”眼神似乎总是不受控的看向孙燕姿,这样可不好,她想。她低下头闭上眼睛定下心开始唱歌。

『可我只看向她眼底,而千万人欢呼什么我不关心』

一曲终了,抬头对上孙燕姿浸着笑意的眼睛,李泽珑大脑一片空白,原本准备好的话全都卡在喉咙里。

她离她好近,大概五步的距离。

她在对她笑,不是透过屏幕,而是真真切切的在她面前,因为她刚刚的表现。

她说她上一张专辑没有被大家看到。不,不是这样的,我们都看到了!李泽珑在心中呐喊,但她不受控的身体似乎真的发出了声音。

她穿着拖鞋走过来想要拥抱她,她怯懦的后退,油然而生一种自己玷污了神祇的错觉。

她拥抱了她,落下的眼泪滴在她的衣服上。

『我想告诉你相爱太难了,但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

“燕姿老师,我喜欢您十二年了。”

“希望您天天都开心,一切都好。”

【土特产】 犹是春闺梦里人

处女作 多多包涵
可能是小刀

“佳影,佳影。”
已经不知道是今夜第几次醒来了。
她起身,紧了紧衣服决定去倒杯水。
大概有一年了吧,一向清醒理智的脑子现在倒也是越来越糊涂了,嗯,自那以后。
他的消息她从不去打听,她怕。好在也并没人会告诉她。
她变更了身份,离开了东北,有了新的任务。她,现在不叫陈佳影了。很久,没有人叫她佳影了。
她在窗前坐下,自嘲地笑了笑,笑自己怎么也变成了一个多愁善感的女人。她不该有太多感情的。
双手合十暗暗稳下心绪。合上窗户,转身决定回去睡觉。她要有充足的精力去面对明天的尔虞我诈,她没有资格脆弱。
“咔嗒。”
背后有人!她暗自恼怒,自己的危机意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都怪王大顶那个人渣!大脑飞速运转思考对策,然而为时已晚。
一个温热的怀抱伴着熟悉的味道贴了上来。
“这么晚不睡,在想我?”
心中一惊,却是难以置信的惊喜更多。
挣扎着转过身,抬眼便撞上了熟悉的笑容。
“没有,在想莎士比亚。”
她别过头,嘴角噙着笑,伸手去够桌上的水杯。
她没有问他怎么找到她的。他也没有解释,只默默圈着她的腰笑眼盈盈地望着她。

她缓缓睁开眼。
最近总是做同样的梦,你每次都这样出场,我还要故作惊喜。
下次,换个出场方式好不好。